祝酒.

#墨香铜臭鹅叽组#我们复合吧!

#ooc注意。作者小学生文笔望轻喷
#原创人物出没请注意
#私设如山系列

冰秋

洛冰河现在想一巴掌劈死花城这个王八犊子。
 
无论哪里…都找不到沈清秋。

师尊在哪…他不要我了么。

师尊…师尊…

  “沈——清——秋!!”

  洛冰河对天怒吼一声。方圆几十里都传来了他的回音,却没有一声属于沈清秋的回应。哪怕是一声低低的嗯。
 
他又把师尊弄丢了。
 
洛冰河浑浑噩噩的踩着绵软的步子回了幻花宫。

这次。连身体都没有了。

  天魔之血没有反应。苍穹山上下都不知道沈清秋的下落。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沈清秋失踪。
 
柳清歌一拳揍到他脸上的时候他踉踉跄跄的往后退。看到柳清歌气红的双眼时却只是一声轻笑。

  “你打吧。要是把我打死了师尊能回来。你就打死我吧。”
 
柳清歌的拳头举到半空。听到他这话,继续打不是,放下来也不是。宁婴婴哭得快昏了却依旧跪在地上求百战峰放了洛冰河。于是他只能冷哼一声,卷着一身可怕煞气怒气冲冲的回了百战峰。
 
在洛冰河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折腾了四五天后。尚清华受不了了。
 
顶着漠北君杀人的眼神,飞机聚聚孤身入了洛冰河的寝殿。

一柱香后,洛冰河的急影掠出了幻花宫。还吹乱了躲在门外偷听的漠北君的头发。
 
漠北君见主上走了,就钻进去老鹰抓小鸡似的把尚清华逮出来。

“你们说了什么。”

  不愧是我亲儿子把疑问问成感叹还这么有气势。

尚清华仰头一口长叹。然后在漠北君的拳头砸到身上之前怪叫出声。

  “大王大王我错了你憋打我我就是告诉了冰哥在哪儿能找到瓜兄啊呸沈师兄而已啊!”

  “这样。”

听完尚清华的解释,漠北君落在他头上的拳头变成了轻柔的抚摸(…)

  “师尊!!”

  看到桥上尽心尽力钓鱼的人时,洛冰河的眼泪流得畅快淋漓。

谁知沈清秋抬眼看到他脸色大变。连鱼竿鱼饵都倒进了河里。他爬起来慌不择路的跑。转眼又是千里。

  …但是你觉得他跑的过洛冰河吗!!

  被洛冰河从身后抱住的时候。沈清秋刷了一屏的脏话。

  所以说我就讨厌男主这开挂一般的本领!!

还有飞机聚聚我操你全家!!你又他妈卖队友!!!
  
“洛冰河。放开。我们合离了。”
 
沈清秋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淡疏离。他一边拨开洛冰河死死箍住他的双手,一边寻求方位逃跑。

可他轻微的颤抖逃不过洛冰河的感官。

“不放!师尊莫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气我信了花城的话,让他假扮了我来跟你合离。”

按捺住内心的悸动, 洛冰河使劲把沈清秋扳过来让他正面面对自己,一双眼眸水波涟漪。

“我怎么会…等等,花城是谁?假扮又是怎么回事?”

沈清秋的仙风道骨面具瞬间粉碎。他不可置信的瞪着洛冰河,仿佛这样他就可以读到洛冰河的脑内内容。却不知狂喜已点燃了他的双眼。

  不用他说,洛冰河就已经竹简倒豆子,全招。

  “无尽深渊三年后,我偶遇两人并结拜了兄弟。花城就是我们中的老三。他是鬼王,易容对花城来说熟络的很。前几天我们三人聚了一聚,花城请我们喝了些酒。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了。”

望着洛冰河纯情如小鹿般(…)的眼神,沈清秋仰天长叹。

  太失败了!竟然被个假男主唬的掉眼泪!
 
洛冰河见势立刻凑上去撒娇,好言好语的劝着。待沈清秋脸色真的缓和下来,就高高兴兴的拉着他的手准备回城。沈清秋没拒绝,任他拉着。心中还在拼命的自我批评。
 
走了几步,洛冰河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回头把沈清秋从头到尾看了遍,又换上了副稍冷的脸面。

“不过师尊,可以解释一下,为何我的天魔之血不受召唤了?”

洛冰河笑得明媚,突然就让沈清秋感到牙疼肺疼胃疼肝疼。

他扬起扇子遮住半面,眼神不自主的乱瞟,嘴上敷衍。

“啊那个…冰河啊,我也就是遇了个奇人暂压了天魔血而已。没什么其余的原因。还是尽快回苍穹山吧。”

看着洛冰河灿烂的笑容,沈清秋都快跪了。
 
我和飞机聚聚两人像个菜场大妈一样和系统讨价还价半天才让那个破系统同意隐去我的踪迹这件事我能告诉你吗!!!求求你把这副冰哥的样子扔了我要我那个软萌可爱还会暖床的冰妹!!

沈清秋在内心嘶吼,觉得自己充满了委屈。
 
所幸洛冰河也并没有追问到底。因为他又试了一次,天魔血在沈清秋体内活力四射地朝他打招呼。
 
于是他收起冰冷的神色,伸出手臂将沈清秋揽入怀中紧紧抱着。

  “师尊,你不要再走就好了。”
 
沈清秋怎么努力都挣不开青年铁箍一样的怀抱,只得以一个尴尬的姿势瘫在他怀中。因为被勒得太紧,他有些不自主,只得抬头看了看青年的神色,希望洛冰河理解此时的窘况。但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洛冰河隐在阴影里的眼睛晦涩不明,紧紧咬住的下唇却是清清楚楚的映入他眼帘。
 
突然发现自己老公(瓜兄你这是会被操的)溜了满世界找不着还被扣口黑锅,任谁都受不了吧。也真是委屈这孩子了。
 
于是他和颜悦色起来,语气轻柔。仿佛前日里那些悲伤绝望愤怒心死,都成了过往云烟。

“好。我不走了。”

  “师尊,花城说他披着我的皮跑的时候你还特地去追我了呢。他说你特——别爱我!”

“……冰河。有时间带我去见见你那结拜的兄弟。师尊想和他谈.个.人.生。:)”

“听师尊的~”

忘羡
 
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时,便一直被蓝家小辈用奇异的眼神注视着。这种充满疑惑,怨怼和愤怒的眼神让他内心不安。

他暂且压下心头的情绪。快步走去静室拉开门。
 
好想见到魏婴。好想见到他。
 
然而,静室里空无一人。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蓝忘机赶忙转身去了养着小苹果和兔子的草地查看。小苹果还在悠闲的嚼着草料,兔子也是一团码一团的滚在翠绿上。但这方天地,并没有黑衣少年的身影。

  云深不知处只有这两个地方魏婴喜欢呆。这两个地方却都不见他,莫不是顺了谁的令牌,跑到山下的小店喝酒去了?

  他足尖一点,冲向云深不知处的入口。
 
但在那里,他却被蓝家小辈拦了下来。

  “让开。”
 
也许是真的有些着急,蓝忘机的声音里都掺上几点怒意。但奇异的是,无人听从他的命令。
 
蓝思追双手展开坚决的堵在面前,眼里有着一分悲凉。他的身后,蓝景仪和其余大部分人都用同样的目光注视着。除了来云深不知处交换的金凌。他的眼神是一种滔天的愤怒。
 
“含光君。我们只想问问,为什么和魏前辈合离。”

合离两个字把蓝忘机钉在了原地。

  “…什么?”

  他不可置信的开口。瞳孔微缩,元神巨震。
 
“你还想装蒜是吗!蓝忘机我和你讲,魏无羡是我们莲花坞的人!他若出了什么事,江家金家都不会放过你!”

  金凌是真急了,连蓝忘机责罚都忘了怕,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在他气得通红的眼里,泪滴正酝酿着掉落。

“ 他现在被这么一刺激,既不肯回云梦也不愿留在姑苏,愣是回了乱葬岗那个鬼地方寻死觅活!如今想取他命夺他驭鬼技的人赶集一样往上冲!魏无羡若是出了事,你怎担当的起!! ”

“…他怎出的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已经无暇去听金凌的责骂,只是将目光望向了一旁比较冷静的蓝思追和蓝景仪。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奇怪的看着杵直的蓝忘机。虽然害怕和担心正在心里交战,但良好的素养还是让他们回答了蓝忘机的问题。

“那一晚。魏前辈吹响了陈情。且声音急促尖锐。我和景仪被吵醒,觉得奇怪就去看了看。正好看到魏前辈召来了温叔叔,跳上他的背让他带自己回乱葬岗。”
 
“…他可还说了些别的。”

  “说了。他低头对你说 就此别过。之后他便来讨了我的通行证,离开了云深不知处。”

  “我们问他为何走,他对我们笑笑说与你合离了。”

  “当我们想找你讨说法时,含光君你便不见了。半夜我们没敢太伸张。”

“……知道了。”

  “…含光君!”

他本转身欲走。却又被一声唤住,顿了脚步。蓝忘机回头看着这些和魏无羡交情颇深的孩子。这些小辈眼里印着深浅不一的担忧。那个为小苹果喂食的少女更是泪水涟涟。那一声含光君便是她叫出的。少女一直很敬畏他,以往连听到他的足音都吓得跑走。此时却敢于和他目光对视。

“请一定要把魏前辈带回来!”

  蓝忘机盯着她半响,终于用最沉稳的声音,立下了一个承诺。

“他会回来的。被我带回来。”
 
说罢,蓝忘机直接御剑冲出了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在上空俯视着乱葬岗。这个地方因为魏无羡的回归又充满了生气和死气。生气是来纳魏无羡项上人头的人。死气是魏无羡麾下的千军万鬼。蓝忘机有些恍惚,上次这里这番热闹,还是拜金光瑶所赐。今天却是自己的过错。

  魏无羡不是二傻子。他画了圈结界笼在了乱葬岗附近。灵力弱的那些小卒便没了进来的能力。而从山脚下到魏无羡所居的伏魔洞则依次布了鬼兵鬼将。能力也是随高度递增。也算很好的把灵力稍强的踢下岗。
 
粗略的看了看布置,蓝忘机提剑冲入。
 
说了也怪。那些鬼兵鬼将见到蓝忘机竟是自动往旁边让,给他让了一条不宽不窄的小道。而一等他过后又站回了原来的位置。仿佛是刻意让他上去一样。

  这一路走一路让,很快便到了伏魔洞。温宁正站在洞口往内张望。他那副僵尸一般的脸孔露出有些变形的担忧,看着虽然奇怪,却足以表现出温宁对魏无羡的关心。

  这一幕令蓝湛有些不快,却又无可奈何。毕竟这样也算是自己造成的。

  听见了蓝忘机的脚步声,温宁回头就是一番狠戾的神情。估计是当做上门索命的修士了。但在看清是他后那副神情便又缩了回去,还原成一脸木讷。甚至透露出得救一般的欣喜。
 
若是魏无羡看见,可又会笑温宁这张僵尸脸表情丰富了吧。

  他突然这么想道。
 
温宁冲蓝忘机点了点头,示意魏无羡就在里面,然后便叮叮当当的离开,好似是去赶山下的人了。

  蓝忘机没多在意。只是注视着黑黝黝的洞口。思绪半天后,抬脚踏入。 他在血池旁找到了魏无羡。名震四方的夷陵老祖如今只是呆坐在冰冷的地面。一汪散发软塌塌的撒在墨袍上,陈情深红的穗子插在他的右腰,映着黑黝黝的光泽。

  “魏婴。”

  “…含光君大驾,魏某甚为惶恐。”

  听到蓝忘机喊他,魏无羡似是微微一惊。但那副脸庞却未转过来面对他。莫玄羽本来活泼的声音被魏无羡用的已近嘶哑。黑衣少年的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陈情的笛身,好似是动了杀意。却又在下一刻无力的垂下,搭回腿上。伏魔洞里只剩他们的声音在回荡。尤其是魏无羡的一声嗤笑。

“可是来杀我的么。死在含光君手里,可真是光荣。”

  “…不杀。我带你回去。”

  蓝忘机看着面前重回夷陵老祖时期的人,眉头狠狠拧在了一起。冲天的鬼气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哈哈哈,何苦呢,蓝忘机!”魏无羡笑得有些狂,却仍有悲伤自他身上散发。随着他一个响指,几个妖艳的女人从阴影后袅袅婷婷的走出来。手里有拿着匕首的,也有握着长刀的。她们面容娇美,身姿婀娜。却在兵器的寒光里显出三分冷峻。
 
“赶他走吧。”
 
魏无羡好似是累了,站扭扭捏捏呢。↑↑↑来跌跌撞撞的往洞内走。不多时那身影便与黑暗融为一体,只剩一些喃喃在回荡。

  “温情。我可以来到底下…去和你说话啦。”

  虽然声音极细,但还是被蓝忘机听个正着。焦急和恐惧撕碎了理智,他周身瞬间迸发出杀意,避尘在刹那出鞘。
 
鬼女们扬起武器,眼神狠厉。她们如疾风迅影的扑来,刀剑划伤了蓝忘机的衣服,留下几道深深的痕。但可疑的是,竟没有一刀或一箭,是真正伤了他的。

蓝忘机心里默念一句抱歉,右手的避尘舞得生花,连斩碎几位速度稍慢的女子。又屈了右膝,左手抽出背后的忘机琴置膝上。手指在琴弦上翻飞,如同白瓷的蝴蝶。鬼女听了这曲子,速度都明显慢了下来,渐渐看得清人影。道行低的甚至直接立住,然后瘫成一堆白骨。

他修行不差。琴弹得不错,剑又有破军之势。一柱香左右,面前的鬼女就倒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一位在原地发出锐耳的尖笑。

也不知是不是魏无羡有意,唯一剩下的那位面容竟和他本人有四分相似。一袭翻飞黑衣绣着红色的莲花,黑匕首握在手里温俏可爱。长发随意散着,眼里一片猩红。
 
“只剩我一人了么?嘻嘻。”

  “在下莫昀。幸会含光君。”
 
女子停了手,对蓝忘机盈盈一拜,抬起头眉眼间却都是冷意。她开朗一笑,隐约笑出魏无羡曾经的意气风发,令他恍惚。

这便是第二个温宁了吧。他想。

  “我奉命行事。也只请含光君莫要叫我难做。请回吧。”
 
  “我若拒绝,你奈何。”

   “…那只能请含光君恕我得罪啦。”

  她依旧嘻嘻哈哈。话音未落眼神一冷。一把短剑从她袖中迅疾抛出直冲面门。蓝忘机也立马以避尘格档。虽然挡住了短剑,但蓝忘手臂仍是被震得隐隐发麻。

  “…得罪。”

   蓝忘机从忘机琴上拆下琴弦,五根细弦瞬息缠上了他的手指。也不见他怎么操纵,一根根细弦便已在四围的石上固定身形,彻底将那鬼女定在原地。
 
  那自称莫昀的女子尖笑着摇头晃脑。她动不得眼珠,就只能摇摆头颅。若平常人看见,恐怕得爬上一层冷意。
 
   “含光君真不懂怜香惜玉。怎舍得用这弦杀术来对我呢。”
  蓝忘机冷冷瞪她一眼,收紧了琴弦。眼见的这琴弦离她越来越近,那鬼女突然叫道。

   “诶,阿哥,你可真要见我死在你这心上人手上?”

  蓝忘机一怔神。

  “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落败了。”

    魏无羡的身影出现在蓝忘机眼里。他还是刚刚那副着装,斜靠在一块巨石上。目光懒散的看着那鬼女。
 
   “谁不知道你道侣蓝忘机实力天下一绝,你还让他来打我?!”

   莫昀似乎是委屈,可无奈凶尸没有表情。她一跺脚,好似是准备哭闹。可下一秒,一把短剑忽然稳准狠地掷向了魏无羡。

   蓝忘机一抬头看见那短剑,瞳孔巨缩。那方的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已在瞬息间收了琴弦,甩出避尘挡了那阴毒的小剑。但因收势太快,自己被琴弦割出几条血印,正往下落着血滴。

   魏无羡被这突发事件吓到了,怔怔地看那些血迹,好半天不知该说什么。他有些手足无措的神色,好似想冲上去看看蓝忘机的伤势。身体却又不听使唤,非要立在原地不往前动弹。挣扎了许久,魏无羡终是闭了双眼,神色一冷,哑着嗓子低吼。

    “…蓝忘机,你这是做什么!”
 
  他这声吼得太突然,其余二人都被他吓的一颤。莫昀看了看二人的神色,便识趣地退出了伏魔洞。
 
  “我…”

   而这厢的蓝忘机被他吼的神色慌张,开口几次也都蹦不出来一个完整的音节。只是立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

   “爱我的是你,和我合离的也是你,现在又在这为我挡剑的还是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魏无羡没有弱到需要你含光君来舍身救我!!”

  “你凭什么…凭什么这样戏耍我!”

    魏无羡垂下头,他颤抖着身体,握着陈情笛身的手青筋毕露。吼声却一浪低于一浪,到了最后,几乎成为呜咽。

  “魏婴!”

蓝忘机几步上前,狠狠地抱住了他。

“干什么?放开我!”
 
魏无羡被他这突然的一抱击乱了方寸,用力挣扎起来。却奈何不了蓝家人惊人的臂力。

“我没有戏耍你!来和你合离的人,根本不是我!”
 
  蓝忘机用力越发大,咯得怀中的魏无羡骨头生疼。而他的低吼也一声声砸在魏无羡耳边,也就这几句话,就卸去了他所有的气力,击垮了他建立的防御,令他溃不成军。

  感受到怀中人没那么抵触他之后,蓝忘机才吐字清晰地告诉他缘由。

   “…我醉了。一个义弟趁我神志不清,装成我的样子来和你合离。”

   “我不知道他惹了这么大的祸事。不然,我无论如何也不会饮他那杯酒。”

“魏婴…对不起。你不要走。不要再让我等十三年。”

魏无羡看不到蓝忘机的神色,只感觉他吐息在自己颈间,脖子上几片清凉。
 
他定定地立了一会,等情绪冷静下来。在漫长的寂静中,他终是将双手绕上蓝忘机的背。叹了口气。

  “…好。”


“魏婴,那莫昀是谁?我没听说过魏长泽和藏色散人有第二个孩子。”

“二哥哥,你这就不开窍了吧。我父母没有,那金光善可是一抓一大把啊。我回乱葬岗的时候刚巧遇见她。当时她疾病缠身,时日不多。可还送了我些食粮,让我好生活着。待她死去,我就炼化了她。你说巧不巧,她既是我妹妹,还学过你们姑苏的几把招式。嘿,可好玩了!”

“…魏婴。”

“嗯?…诶呀二哥哥,你对她怎么也喝飞醋啊。来来来,亲一个!”

“啾。”
 

“魏前辈!”

“孩儿们!我回来了,你们想不想我啊?”

“不——想——!”

“…二哥哥QAQ”

“他们很想你。特地来找我。求我带你回来。”

“…诶?”

“……含光君!不用说啦!”

“哈哈哈哈你们别害羞呀”

“我也想你们。”
END。
—————————————————————————————
全场最佳助攻:莫昀
全场最佳损友:尚清华
被沈清秋和蓝忘机追杀的二人(鬼):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84)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