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酒.

#墨香铜臭鹅叽组# 我们离婚吧!

#沙特阿拉伯离婚梗*
#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求不喷。顶锅盖跑

冰秋
  月黑风高夜,赏景好时节。
 
  沈清秋坐在竹舍的小椅上享风看月,魂游四方大地也就是坐着发呆发了好一会儿时,洛冰河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天魔印在黑夜中熠熠生辉。
 
  看着白衣青年步步走近,沈清秋在心里头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他一张俊脸依旧维持着仙风道骨,心里则已经被弹幕刷满。
  
  小王八蛋终于给我回来了我都坐着等你半天了要不是知道你是个断袖我还以为你跑去逛青楼了呢。
  
  但吐槽归吐槽,行动也还是要有的。

  “冰河。”
 
  他直起身子,悠悠的摇着那把附庸风雅的小折扇踱到人面前准备像以往一样把他拖回竹屋。却意外的看少年嫣红了眼圈。

  “怎又哭了?都这么大了,还哭什么?”
 
  诶哟男主咋又哭了爽度又没了。天天哭哭哭是不是闲的慌啊起可修!
 
  他挽着袖去给洛冰河擦湿了一脸的泪迹。用尽自己最温润的声音。
 
  洛冰河在这期间一直死死盯着他的双眼。在沈清秋都被他盯寒颤时,才轻轻开了口。声音带着哽咽和绝望。
 
  “师尊,我们和离吧。”
 
  诶哟就这茬子啊有什么好哭的…等等,合离?
 
  洛冰河要和我合离?
 
  青衣仙师神色一冷,他缩回手死死抓住折扇直到骨节泛白。脸上的表情闪过一丝错愕却又被他生生压了回去。

   “冰河,勿闹。”
 
  自己的眼睛好像有点涩。真没用。

   明明以前抱过等男主玩腻了自己把自己踹了后就去浪荡天涯做人生赢家的想法,可等这一幕真正发生时怎么就这么窝囊。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这么爱你了么。

   “合离吧。”
 
  第二声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压下来了。
   
  呵,玩腻我了吗。好啊,男主了不起是吧。小兔崽子长大了想飞是吧!!你当你金贵的很,老子离了你还能活呢又不是一定要赖在你身边!我不用再赖在你身边…我他妈开心死了!

    我真的…开心… 

    沈清秋一向擅长的自我催眠又一次失了效用。直到眼前模糊才发觉自己快哭出来了。

   算了,不说话了吧。现在说出口的估计都是哽咽。那倒不如当尊石像。

  “……合离吧!!!”

  最后一声。像巨石一样砸在了沈清秋的神经上。他合上了双眼。

  洛冰河转身飞掠而走。耳听得以往的枕边人逐渐远去,沈清秋不受控制地跟着他的身影轻点几步,甚至灌上了所有的灵力来指望爆一爆速度。却依旧只能看着那袭白衣消失于天际。
 
  明明无可解没有发作。

  这该死的独属于男主的开挂一般的本领。无论在何时都令人狠得咬牙。
 
  可又能怎么样呢。

  沈清秋跌坐在地上。他没空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那把握在手中的折扇被他用来狠狠敲打自己的头部。清静峰的竹林静得很,如同死了一般。两人闹出的声响没有一点传到熟睡着的清静峰弟子耳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清秋终于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眼神平静如死灰。

  “系统,在么?”

“本系统为您提供24小时纯天然服务。”

“……我要回原来的世界。”
 
忘羡
 
  魏无羡趴在榻上数着时辰,一双眼睛迷迷瞪瞪仿佛下一秒就坠入梦乡。正在与周公挣扎,一阵轻浅的足音便踏入静室附近。魏无羡即刻翻身跃起,兴高采烈的拉开静室的门。

  “蓝二哥哥~诶你可终于回来了。天子笑呢天子笑呢,快拿出来让我瞅瞅。”
 
  魏无羡笑嘻嘻的抱住了刚回到静室的蓝忘机,往他唇角盖了个戳。然后急切的拉住蓝忘机的手,想翻出他昨个儿答应自己的那一坛酒。估摸是太心急,连蓝忘机在他吻上时身体一颤都没注意。
 
  “怎没有啊?我说蓝湛,你不会是怕犯家规,没敢出去给我买吧?”

  找了一阵没找到自个儿要的东西,魏无羡气鼓鼓的抬头质问。结果被蓝忘机清冷无情的眼神吓个正着。

  “…含光君?蓝二哥哥?你怎么了?”

  “…魏婴,合离。”
 
  蓝忘机一开口,这两个字就把魏无羡的魂砸回了乱葬岗。

  “蓝湛你怎么突然这么说?蓝家人百年难遇的幽默感可不能耗在这种事情上啊哈哈。”

   魏无羡如遭重创。他一面打着无力的哈哈,一面不自主的往后退。眼神在静室的各个方位乱瞟,就是没敢看蓝忘机。

  “合离。”

  蓝忘机立成了一根绝情的柱子。

  “蓝湛你怎了,你不要我了么?”

  魏无羡真急了,眼里都透了些水纹出来。他整个人都扑向蓝忘机,惶恐的抓住他的手腕,希冀的看向那双琉璃般浅淡的双眼。好像这样蓝忘机就会收回他的话。

  “…合离。”

  然后他等到了最终的回答。

    …断了。

  魏无羡直起了身子。他的声带在一瞬间嘶哑。落下的碎发藏住了他快要崩溃的一双眼眸。

   看来,我终是没有被爱的权利。

  在蓝忘机的注视下。他轻轻开口。

  “…我能问为何么。”

  “不为何。”
 
“是么,连原因都不肯告诉我么。含光君可真是绝情呢。”

   魏无羡抬起头突然笑得明媚。在那双眼眸里,滔天的血气与悲凉在彼此交织,翻涌。却又被生生压下,还原成死寂。
 
  然后他机械的转身,取走放于桌几上的陈情。门被轻轻推开,魏无羡一步一步走进姑苏有些寒冷的月光里。

   走了几步,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身努力对蓝忘机轻笑。

  “蓝湛,多日来承蒙照顾。”

  尖锐的笛声响彻山峰。温宁赶来的速度极快,才几个眨眼便已立于魏无羡面前。他看看魏无羡,又瞟了眼蓝忘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温宁,送我回乱葬岗罢。”

  在温宁疑惑又温顺的眼神下,魏无羡轻攀上他的背。

  “蓝忘机,就此别过。”

—————————————————————————————
* 在沙特阿拉伯,丈夫对妻子说三次离婚便算离婚。

评论(42)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