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酒.

#论墨香儿子组一次夜行的经历#


墨香家的三个儿子带着自家媳妇去吃宵夜。走夜路的时候三个攻说去前方买吃的让各自媳妇在原地等着。然后便结伴走远了。
沈清秋摇着一把折扇给自己扇扇凉风,眼睛却四下乱瞟。瞅着附近黑黝黝的环境脑海里不禁播放起穿越来之前在家看过的鬼片。怂的他一直在打颤。
妈了个球老子以前打的都是魔啊起可修。鬼什么的还没接触过这要给我碰上了可咋整。
“沈仙师怎么了?”
谢怜察觉到了,侧着首问他。
“没…没什么。还是安心等他们过来吧。”
冰哥你快来啊我有点怕QAQ
  魏无羡蹦过来四处望望。“诶大嫂阿怜,你们给我看看这四处有没有什么小鬼之类的?我捕个充充货。”说着指向了自己腰间的锁灵囊。
  沈清秋差点给他跪下去。
二妹我知道你是控鬼的但求别招出来啊!!!
  谢怜轻笑一声。有些无奈的招手。
“阿羡啊,这时分可没什么鬼。你最好还是等中元。中元的时候你跟我走保准一步一群鬼。”而且现在的鬼都在花城的鬼市里玩呢。
  沈清秋默默立誓但逢鬼节他就要离魏无羡和谢怜十万八千里。
不忍卒听这两人对鬼的讨论,沈清秋转了个面对着深深长夜叹了口气。
  然后……
  那他妈是什么!!!那个对着自己巧笑倩兮,一袭红衣的姑娘是什么!!!
  我靠骨女啊画皮鬼啊!!!
  而且你能不能把皮好好披!!骨头都露出来了你知不知道!!
沈清秋火速闪到了魏无羡身后折扇一展挡住面容同时嘴里碎碎念叨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呵呵,他已经不想管ooc的问题了。
  魏无羡有些惊奇的看着身后的沈清秋。
“大嫂你干啥呢”
  “阿…阿…羡,那边有个女鬼”
  “哪儿呢我看看!哦我看见了姿色不错嘛!”
  “阿羡。注意言行。”
谢怜见魏无羡又浪上了,赶快阻止他。
“hhh。我看看她品级有多高。”
魏无羡抽出陈情,呜呜的吹奏起来。令人惊奇的是那姑娘虽然面容皱在了一起,却并不被魏无羡所控制。
  “诶嘿,奇了!这女鬼品级倒蛮高,我竟然都控制不了她!”
  魏无羡撤了笛子,依然笑容满面的看向那位女子。眼里却已沉上了戒备。
  谢怜听得此言,手探上了若邪。
  修雅在腰间嗡嗡作响。
  正在此时,骨女旁又出现一个人影,也是一袭红衣,散着长发。
  沈清秋想都没想,低念着:“又来一个?”
  魏无羡却把笛子插回腰,松了口气。
  谢怜摸摸已经钻出来的若邪,让它又绕回去了。同时他指着那刚出现的红衣男子,笑道。
“沈仙师可看清楚了?那是花城。”
沈清秋:“……哦。”
妈的。丢脸丢死了。
  花城和那女子交谈了会儿。不知他们说了什么,只见那姑娘咯咯的发出尖锐的笑声,随即俯身盈盈一拜,便不见了踪影。她一走,那本被她身躯挡着的洛冰河那发着光的天魔印记和蓝湛在黑夜里显得不那么皂白的衣裳也都露了出来。
  沈清秋老远看着洛冰河那跟个灯笼似的天魔印记,终于松了口气,合起了折扇。
  三攻款步走来。洛冰河走得有些急,先其余二人将沈清秋抱进了怀里。蓝湛走的规规矩矩,不慌不忙。倒是魏无羡沉不住气,大叫着“二哥哥二哥哥”就扑进了他怀里。最后的花城走得有些吊儿郎当,银链一晃一晃。不一会儿也晃到了谢怜眼前。两人相视一笑。
  “我们走吧。”×6

“等等二哥哥说好的吃的呢??!”
“……没买到。下次。”
“……:(”

“三郎啊,那女子是何人?吓到大嫂了。”
“哦。极乐坊里的一位舞女。问我要不要回去参加鬼宴。”
“你怎么说?”
“我让她滚回去。”
“…………”

“师尊,我竟不知道你怕鬼。”
“……给我闭嘴。”

评论(15)

热度(325)